地葬 - 第7章 准备工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转过身,我攥了攥拳头,快速向着沙厂外走去。
    走了没几步,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儿,于是回头对着赵德标邪邪道:“赵德标,刚才可是你说的,救了你给我20块大洋,最好今晚送到我家去!”
    话毕,我便加快了脚步……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进入了厢房小套间里,把那个破木箱子打开,将写着我名字的稻草人随意丢到一边儿,从里面捣腾出了许多,我认为能用的上的东西。
    一沓皱皱巴巴的符纸、缺口明显的墨斗、礞石粉、黑驴蹄子、五帝钱、寻龙尺、引魂经……
    收集整合,将这些东西全部带到正屋的火炕上,然后我割破手指,拿出几张黄纸,每一张黄纸上留下我的一个血指印儿,贴附在每一件儿东西上!12个小时内,不可以在动。
    按书上说的,这叫‘合契’,跟大家熟悉的‘开光’一说很相似,这么做,在使用这些东西的时候,才会发挥其真正的效果。除外,这也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一种不算信仰的信仰,不可以违背!
    这之后,我出门去了同村葛二蛋家,用我身上仅有的一块儿大洋跟葛二蛋他娘换来了一只大公鸡和一条大黑狗。
    这可把葛二蛋他娘高兴坏了,走路轻飘飘,看着我,就跟看到了亲儿子似的。
    没急着走,我让葛二蛋他娘帮我杀了大黑狗,将黑狗的一些血盛装在我带来的墨斗里,并让她帮我炖好狗肉,要美美的吃了一顿。
    间接,从来没有喝过酒的我,还在他家喝了二两黄酒,喝的晕乎乎的,临近傍晚往家走的时候,脚是轻飘飘的,就跟踩了棉花似的……
    刚进了我家院子里,我就看到赵德标在正门外笑嘻嘻的等着我,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女人。
    那女人约莫二十多岁的样子,五官精致,留着乌黑的长发,穿着女士黑色披衣,脚下是皮质的高靴,透着英姿飒爽。但她身上所散发的气质,去给我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这女人我从来没见过,印象中,村子里也没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当时看的我略微有些眼热。
    见到我,赵德标脸上的笑更浓了:“哎呦,我侄子这是去哪儿?可让叔叔我好等啊!”
    没想到半天没见,赵德标居然跟我攀起了亲戚……
    “哦!出去喝了点酒!”我舌头有些发直。
    “喝酒啊!喝酒好!男人嘛,不喝点酒像话吗?”赵得宝这都能拍上马屁。
    随即他拿出一个小布袋递给我:“侄子,20块儿大洋,分文不差,你现在可是你们村的首富了!”
    换做以前,接过这个沉甸甸的小布袋,我可能激动的原地乱蹦。要知道,20块儿大洋呢,这能换多少好吃的?换多少个媳妇儿啊?
    可现在对我来说,这20块儿大洋,真的不算什么了,甚至我拿着,有一种负罪感!
    侧过身,赵德标指着身边的女人道:“侄子,这是我亲外甥女,20岁,只比你大三岁呢!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嘛!”
    赵德标这话刚落,身边的女人突然伸出左脚,用力的踩了一下赵德标,疼的他脸都变了形。
    “这个侄子啊!你家就你自己,叔叔一大堆儿事儿得忙,无法顾及你,所以让我外甥女来照顾你,这丫头又聪明又能干,有啥事儿,你就知会她哈!”
    面对赵德标这话,那女人冷哼一声,看着我的眼神,从里到外的嫌弃……
    我知道,赵德标突然捣鼓这个女人来,有讨好我之意,但更多的应该是安排监视我的,毕竟现在他靠着我进入墓地呢。
    虽然明白了他的意图,但面上也没说什么,毕竟这女人看着挺养眼的,加上我喝了点酒,还处于青春期阶段,看着她更是有些来火。幻想着发生点超越友谊的事儿。
    我的表情,赵德标尽收眼底。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神采,随即便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赵德标一走,那女人抱臂瞪眼看着我,冷声道:“小小年纪的,眼睛瞎看什么?收起你那花花肠子,不然!”
    “咔嚓——”
    女人对着我家放在矮墙上的一把锄头,闪电般的出腿,只一下,直接将锄头的木耙踢成了两段!
    这一幕,看的我酒立刻醒了大半儿。那锄头把子我知道,硬的很,我用锯子才能锯断,结果人家一脚搞定……
    当时心道,这要是一脚揣在了我的腿上,基本骨折?
    为了我这条小命,这女人的主意我还是不要乱打的好。
    心情不爽的反瞪了她一眼,我直接进入了房间里,躺在火炕上,好好的睡一觉再说。
    对我而言,养足精神最重要,明早凌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做。
    刚躺下来,斜看一瞧,我看到那女人依靠在门口,掏出一盒仙女牌香烟,懒洋洋的抽了起来。
    我这个人最讨探抽烟的女人,而且固执的认为,抽烟的女人不正经!
    想到她打扮的这么时髦,还是赵德标找来陪我的,忍不住就在想,这女人该不会是做肉皮生意的溅货吧?
    在我们这个年代,一些有姿色的女人,就流行干这个,这不算什么稀罕事儿。而且现在的军阀头目,还特别得意这种女人!
    考虑到她有可能是做这种生意的,我对她就更没了想法……
    ……
    天还没亮,我揉了揉眼睛,摸黑爬了起来。
    看了看柜子上老旧的石英钟,我发现,现在才4点左右。
    伸了个懒腰,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拇指粗下的小瓶子,向着门外匆忙走去。
    这刚出了门口,门外的矮墙上,冷不丁响起了那女人的声音。
    “起这么早,干什么去?”
    我吓的身子一激灵,随即没好气的对她问道:“你不睡觉,天不亮搁门口装女鬼呢?”
    “我睡了,只是醒的比你早而已!”
    没接她的话,也没有理会她的意思,我便自顾自的向着我家院门前的半山坡走去。
    我前脚走着,女人后脚跟着。我也没去管顾她,随便她当个跟屁虫。
    这么早来半山坡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收集朝露!
    露是阴气积聚而成的水液,是润泽的夜气在道旁万物上沾濡而成。它可以入药,可以让人耳聪目明。一些玄学者认为,用露水浸泡柳叶,七日后,使用该柳叶,能够看到常人看不到的脏东西,这种叫净眼观鬼法!
    不过,我采集这些露水,却是另有用途……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折腾,直到天放亮了,朝阳微微升起,看着快满瓶的露水,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中午又去村里的葛二蛋家蹭了一顿饭,我将合契过后的所有物件装进黄包里,匆忙向着沙厂赶去。
    而那个女人,则依然不紧不慢的跟着我。
    我决定了,今天中午,就要进入那个墓地!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