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 - 第8章 寻找入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实际上‘初一’这天,才是探墓最好的日子,这应该也是我父亲的意思,但是为了尽早能找到他,我等不及了!
    说到初一这个日子,对于我们季家来说,那确实是不一般。
    《地藏宝典》描述说,季家先祖初一生人,封官之日也是初一,死的那天,仍旧是初一!
    先祖有言,初一是季家吉日。初一探墓,季家子孙必有祥瑞护身,可化险为夷。相信我父亲应该是知道这个事儿。
    俗话说的好,知子莫如父,当他答应了赵德标的意思,就明白在我得知他出事儿了之后,一定会第一时间探墓寻他,所有才会留着一封信,让我初一去沙厂。
    可他应该不知道,进墓需要准备一些家传的特殊物件儿,如果不准备,面对古代大墓里面的复杂环境,无异于去送死!
    而这些物件按照家族的规矩,必须要进行合契。
    要不是因为与此,要不是因为我还想要收集那些露水保证更加顺利进入古墓,我昨天就会想办法不管不顾的进去……
    刚进入了沙场,就看到赵德标在那个土胚房前走来走去。
    看见我后,他眼睛一亮,上前问道:“大侄子,你咋来了?”
    “今天中午,我要进墓!”我没有废话。
    “今天就要进啊!那感情好啊!你放心,你叔叔不是贪生怕死之人,我也会带人跟你一块儿进去。出了事儿,叔叔我顶在前面!”赵德标一副大义禀然的样子。
    “赵德标,不是我吓唬你,多年埋葬的古墓,可是有可能遇到粽子和尸蟞啥的,他们都是能要命的,到那个时候,你手里的枪怕是也不顶事儿!”
    听闻我这话,赵德标咽了咽口水,不过嘴上依旧强硬道:“我怕什么?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再说掉脑袋的活儿我平时又没少干!”
    “你们几个,给老子过来!”
    伴随赵德标转头的一声大喊,就有个六名士兵跑了过来。
    他们就是赵德标挑选跟着他一起进入墓地的,除外,赵德标还让跟着我的女人也一起进去。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这个女人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赵冉……
    再次来到墓地的石墙边儿,我先是取出了布包里的一扎香,引燃三根,在石墙下插入,面朝古墓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随后站起身来,四下里查看了许久,不由自语道。
    “龙以脉为穴,穴以向为尊,水以向为定,向以局来分!要认穴,必先踏龙!知道龙贵,方能入内!”
    我本是按照地藏宝典的记载有感而发,怎知我这话,却遭到了一旁的赵冉强烈不满。
    “满嘴的胡言乱语,小小年纪,装什么神棍?”
    听赵冉这么说我,我瞪了她一眼,但没有出言反驳,反而是赵德标对她训斥道:“你一个小丫头什么都不懂,别乱插嘴!”随即,赵德标又跟我好一顿赔不是。
    没有去理会赵德标,我甚至都没去正眼看他,而是自顾自的再次走到石墙附近,用手摸索了起来。
    看到我来到石墙这边,赵冉本也想跟上,却被赵德标一把拉住了,甚至硬拉着她后退了几米远下,而后在赵冉的耳边说着什么。
    很明显,赵德标怕赵冉跟我来到这里出事儿,说是不怕死,遇到事儿,绝对是最怂的……
    用手这么摸索了好一阵子后,我拿出了一早收集而来的一小瓶露水,倒在手心上少许,双掌搓匀,掌心紧贴着石墙,再次摸索了起来。
    朝露为阴气汇聚的水滴,最为细致,也最为清澈,按照宝典记载,把朝露附着在古墓未知的石层外,朝露会给予某些指引,从而找到古墓入口的准确所在地。
    就这么摸了摸,当我的手掌摸到了石墙的右下角,我明显能够感觉到,手心里的朝露水分正被一股奇怪的吸力吸附着!
    再看这处墙壁上,明显氤氲着一丝水汽!
    记得上次摸到这地方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地方的岩石纹路和其他地方的纹路不一样,敲起来声音略微不同,心里面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了。要是我猜的没错,入口应该在这个地方。
    用手指着这个地方,我对着躲得远远的赵德标喊道:“入口在这里!”
    “在这里?那你……那你打开啊!”赵德标催促道。
    “打开?我没有工具怎么打开?”我愣了一下。
    “要什么工具?直接开机关啊!像这种古代大幕,不都是有什么鬼斧天工的机关,只要触发机关,墓地的入口就自动开启了吗?”
    听赵德标这话,我一脑门的黑线,心道,这老小子也想的太梦幻了吧?!
    “入口没机关,得靠咱们凿开!”我回道。
    “靠咱们凿开?小神棍,你说什么胡话?实话告诉你,我学过考古学,对地理知识有涉猎。面前的这石墙我勘探过,属于比较坚硬的花岗岩,更可怕的是可能有十几米厚度,就算用炸弹炸,都不见的有戏。如果你想靠工具凿开,纯属白日做梦!”一旁的赵冉一脸鄙夷的表情。
    “我说能凿开就是能凿开!你啥都不懂!”我十分肯定道。
    “大侄子,你别闹了,我们都没办法,你说你能用工具凿开?”赵德标嘴角微颤,脸上带着一丝阴郁。
    “别废话,给我水!锤子!铁锥子!快点!”我一脸严肃的看着赵德标。
    听我这话,赵德标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安排自己的手下去做……
    十几分钟后,一大桶水,一把锤子,一个铁锥子为我准备齐全。
    深吸一口气,我舀了一瓢水浇在了我指定的那个地方,停了五分钟,我又往上浇了一瓢水。
    连着浇了五瓢水,赵德标等不下去了。
    “我说你小子到底在胡搞什么?我是让你想办法进古墓,不是让你来玩水的!”
    “我没玩水,我只是在给出口的这个岩层喂点水喝!等它喝饱了,我才能进去!”
    “啥?喂……喂水喝?你没病吧?”赵德标就像是听错了似的。
    我没理会他,又连着舀了几瓢水,直到我觉得差不多了,铁锥子对准,用锤子发力开砸!
    “砰——”
    铁准子瞄准的那个点瞬间窜出了些许火星子,然而那里只留下了一个白色的凿击浅痕,除此在没什么!
    “有病!说了十几米厚的花岗岩,你靠着这方法十年都凿不开!”赵冉看着我的眼神,如同看一个二傻子似的!
    与此同时,赵德标带来的手下也都对我指指点点的。
    我没有受到干扰,依旧继续。
    十几锤子下去,依然没什么效果!
    “无聊!”赵冉转身离去。
    而赵德标,也感觉自己被戏弄了,气的浑身颤抖,脸色发紫,掏出手枪,想要拿我泄愤!
    千钧一发之际,随着我又一锤的轰击下去,只听‘噗呲’一声,面前的铁锥子直接破石完全没入!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