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 - 第9章 鱼贯而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成了!”看到这一幕,我心情大悦。
    同样看到这一情况的赵德标,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我靠!啥情况,这么厚实的花岗岩,你的铁锥子是镶了金刚钻了还是咋地?咋就直接进去了?”
    “什么花岗岩,这一块儿明明是外表裹了一层花岗石质的风化岩,这种东西遇水就会变的十分柔软!在我眼里,就是典型的‘石包沙’而已。还愣着干什么,想不想进墓地了,快来帮忙啊!”我大喊道。
    “好!好!好!”
    赵德标一连说了三声好,紧忙对一旁的六个手下下命令:“寻思啥呢?快去帮忙!”
    在赵德标的呼喊下,那六个士兵虽然很怕,但还是凑了过来,开始凿击起来……
    有了他们的帮忙,我就闲了下来,退到赵德标的身边,松了口气。
    “大侄子!真有你的,这么就摸到入口了!”赵德标的脸,笑成了一朵丑橘。
    我刚准备回答赵德标,就见赵冉一脸不可思议的跑过来,对着我问道:“这面石墙我都勘探过了,都是花岗岩,没道理被你凿出一个窟窿啊!”
    我嗤之以鼻:“还专业学考古的,就这点表面知识,是个土夫子怕是都能看的明白的!”
    我口中的土夫子就是盗墓贼,‘土夫子”一词原意指长沙靠卖黄泥为生的人,而这群人身份卑贱,长期与土石打交道,逐渐熟知土层石质,便开始打起来先人陪葬物的主意。
    他们依靠自己常年来对于地形地貌、山林土石的了解,成了专业的墓葬地理的专家,土夫子逐渐地由最初的卖土为生转变为专门挖掘古墓葬的盗贼。
    被我这么一说,赵冉俏脸憋的通红,但也不好反驳什么,只得愣在原地跺着脚……
    半个小时左右,靠着铁锥和铁锤的配合,后来又加上了铁锹和镐头,入墓的出口彻底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出口的整体样子如同一个门似的,这很可能说明,古墓最早设计的时候,就留有了这样的门,至于出现的‘石包沙’,是人为设计的,还是后天自然形成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拿着一个手电筒,我一马当先的爬了进去。
    往里面爬了六七米的样子,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空间的下面,有一个斜下坡的存在,那里好像有石阶。沿着石阶往下走,应该就是墓室的位置了!
    我前脚进去,赵德标带着自己的小弟和赵冉,后脚紧随其后。
    见他们进来了,我深吸一口气,对他们说道:“你们现在可跟紧了我,墓室之内多有阴邪死气,这种王侯级的大幕更是如此,被缠上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切!我才不信呢!”赵冉一脸的不爽!
    我感觉,这女人纯粹是一个不走脑子的主儿,也懒的理会她,先一步沿着斜坡路的石阶往下走去!
    之后跟着我的不是赵德标,而是三个士兵。三个士兵的后面才是赵冉和他,最后面跟着三个士兵断后。
    但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赵德标心里怕的很,没怎么样,就让自己的手下前后保护自己了……
    可能是心里越怕,脚下越乱吧,赵德标一个没掌握好力道,脚直接踩在了石阶的前沿儿。当时身子没站稳,一歪就摔了,头被磕了一下。
    由于这里有点黑,眼睛一瞬间无法适应,看不到哪里受伤了。但在他摔倒的时候,我用手电筒回照了一下,是额头受伤了。似乎还冒着血。
    在赵德标摸着额头的时候,身后的三个士兵也不知道是紧张过度、没看到自己的老大受伤了,还是有别的原因,只听呼咚几声,全都被赵德标绊倒,差点没把他压死。
    “哎呦!你们三个兔崽子,你要谋杀老子啊!你们娘个蛋的,我特么%*&……”赵德标被三个士兵压的呲牙咧嘴,满嘴的脏话。
    “嘘!小点声,进了墓室别大呼小叫,吵醒了墓地里的死灵,触犯了某些禁忌,我都救不了你!”我这话可不是唬他,地藏宝典明确这么写着的,实际上,我也是第一次进入这种黑咕隆咚的地方,心里也发虚!
    我这么一提醒,赵德标立刻闭嘴了。
    等赵德标推开身后的三个没长眼的士兵爬起身来的时候,我已经关闭的手电筒,从包里拿出了一个马灯。
    这种马灯很复古,里面是油灯,外面裹着一层半透明的油纸,就跟古时候手提的灯笼差不多。
    “咋不拿手电筒来啊!这东西风一吹就灭了,再说拿着也不方便啊!”赵德标道。
    “你懂什么!阴暗墓室最为吸光,一般像是手电筒这种简易的电力设备,照明的效果不是很好。而油灯不仅照明效果好,它还是燃烧的一团火,火属阳,有驱赶阴邪的好处!至于风,空穴不会来风,正要来风了,那就糟了!”
    “又开启了你的神棍言论,说的就跟真的似的!”赵冉插嘴。
    我感觉,我只要说话,这个赵冉就得怼我两句,挺烦的。
    在带着他们顺着石阶往下走的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在石阶两旁的石壁上,都刻着栩栩如生的画像。
    有凶神恶煞的鬼物,有威武不屈的古代将军,有清丽脱俗的宫廷美女,也有各种奇怪的飞禽异兽。
    比如,长着腿儿的鱼!
    长着耳朵的长虫(蛇)!
    长得狗头的鸟!
    长着翅膀的刺猬!
    “我说赵冉啊,你这丫头不是学过历史吗?你告诉我,这墙上刻着的人都是那个朝代的?还有这些动物,历史上真有吗?”
    也不知道赵德标哪根神经答错了,居然考起了赵冉来。
    “这上面也没留有文字,但从上面人物的打扮,好像是唐朝的吧?至于上面的动物,历史上绝对没有,依我看,都是画蛇添足的存在!”
    听到赵冉的回答,赵德标微微皱眉,转而又问了我同样的问题。
    “想知道?”我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不想知道我能问你嘛!快跟我说道说道,大侄子你是一个有能耐人,我信你。”
    “那这事儿得你小命一没、魂入地府了,见到了墓主人的鬼魂、问问他就清楚了!”
    赵德标:……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